当前位置:首 页 > 今日舆情排行榜 > 正文

河南邓州拥水库却无水抗旱 求南水北调放水遭拒

发布日期:2014-08-15

     2014年08月15日【军犬舆情排行榜top8】:8月14日上午,河南省邓州市陶营马庄和张寨村,连片的玉米干枯萎黄,当地村民铲倒并粉碎旱死的玉米,村民马秀春站在农田边说,玉米算是提前“收”了!

 

  马秀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附近2000多亩地要“绝收”。马秀春说,虽然村子守着引丹灌区的刁南干渠,只要上游放水,丹江水就会一直流到家门口,但今年水一直没来。

  除了没水浇地,村子里吃水也困难。不是因为井里没水,而是因为停电。村子里变压器只有50千伏,夏天电压偏低,村民一开水泵,再加上空调,就跳闸。而7月份,干脆就是停电,从早上9点多到晚上10点都停电。

  连续4年大旱,连续4年丹江水“爽约”,连续4年绝收。马秀春表示,因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在建设,不能开闸,“毕竟是国家的工程,要送水到北京,国家有考虑。”

  守着水库却无水抗旱

  地处豫西南的邓州市,是国家粮食主产区和河南粮食核心区,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渠首市,素有“河南粮仓”、“中原天府”、“丹水明珠”之称。邓州市原为河南省南阳市下辖的县级市,现为河南省直管市。南水北调水源丹江口水库,一直是这个中国商品粮基地的主要灌溉水源。两者最近处,只有数公里。

  邓州市约130万亩耕地处于南阳引丹灌区,然而,2014年河南省大旱,这些地却无水抗旱,面临减产甚至绝收。

  8月11日,南阳引丹灌区管理局副局长吴成会告诉澎湃新闻,该局刚向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建设方发函,请求打开南水北调中线1号口门,放水抗旱。

  情况并不乐观。发现旱情后,该局曾在7月26日、8月5日两次发函,得到的反馈是:南水北调中线充水试验期间沿线闸门不能打开。

  吴成会还在等回信。

  但进入8月以来,村民们清楚大势已去。即使马上有一场大暴雨,玉米也要绝收,其他的庄稼有点收成,也难保住化肥和种子的成本。

  “连续两个月的旱灾,烤干了蚊子可以孳生的水坑和阴凉地”,媒体如此描述距丹江口水库只有20公里、正遭受旱灾凌虐的邓州市河池村。

  邓州市水利局提供的材料显示,2014年该市夏播面积242万亩,受旱面积181.05万亩,重旱161.85万亩。截止8月4日,全市仅浇了68.4万亩地。

  8月11日,吴成会说,灌区耕地面积150多万亩,其中邓州市130多万亩,南阳市新野县约20万亩。该局提供的材料显示,灌区130余万亩受旱,重旱面积89万亩。

  为何灌区守着水库,却无水抗旱?

  吴成会告诉澎湃新闻,灌区从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取水,需打开两个闸门:渠首闸和下游4.4公里处的1号口门。

  就在1个多月前,7月3日,渠首闸开启放水,丹江水第一次涌入总干渠,一路向北,南水北调中线全线进入充水试验阶段。

  吴成会说,总干渠坡很陡,绕开1号口门架设泵站抽水无法实现。也就是说,渠首闸因充水试验打开,抗旱的关键,是开启1号口门。

  8月11日,总干渠中水位超过1号口门30厘米,如果开闸,虽然流量小,但能流出来。当天,该局发往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建设管理局(简称“南水北调中线局”)直属单位河南直管项目建设管理局(简称“河南直管局”)南阳项目部的《关于请求开闸放水的函》说,1号口门已具备开闸条件,请求打开1号口门,使灌区能引水灌溉。

  曾两次发函请求开闸无果

  7月26日,河南省气象台发布2014年首个干旱橙色预警(注:干旱预警信号中的第一级别)。两天后,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(简称“河南省防办”)正式启动抗旱应急三级响应。

  公函显示,7月26日,南阳引丹灌区管理局向南阳项目部发函。

  “邓州市自进入6月份以来,持续高温天气无有效降雨,灌区范围内100余万亩秋作物严重干旱,若不及时放水灌溉,势必造成秋作物绝收。”该函说,引丹灌区适时放水是确保灌区粮食保产、稳产、增产的关键。7、8、9月份是灌区放水灌溉期,“请贵方采取相应措施,确保如期开闸放水灌溉。”

  8月5日,该局再次发函,“请贵方采取措施,紧急开启1号口门。”

  吴成会说,两次发函时,总干渠中水位都比1号口门低一些,“提前申请,先做准备,否则等水位上来再申请,延误抗旱。”

  最终,两次发函均吃了“闭门羹”。

  吴成会说,他收到的口头反馈是“充水试验期间沿线闸门不能打开”。

  南阳项目部工程管理处副处长王军证实,曾收到3张南阳引丹灌区管理局申请开启1号口门的公函,先转发给河南直管局,后者再报到南水北调中线局。

  王军说,充水试验是工程建设的一部分,由南水北调中线局负责实施。

  南阳项目部邓州管理处副处长李斌说,充水试验期间沿线闸门需要关闭,该操作规程来自长江委,由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,7月份下发到项目部。

  8月13日,该院规划处主任黄会勇说,充水试验期间沿线闸门必须关闭,是怕水损失。另外,如果打开分水闸门,下游单位没防备,被淹了怎么办?

  黄会勇说,该操作规程被写入《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总干渠充水试验专题设计报告》等,6月份提交给了南水北调中线局。

  因协调难耽误抗旱有先例

  充水试验时要求沿线闸门关闭,真的不能打开?

  8月4日,国家防总召开协调会,紧急决定从丹江口水库,通过总干渠向旱情严重的平顶山市,应急调水2400万立方米。

  “平顶山市都快没水喝了。”王军说,平顶山调水是特例,这是国家防总协调批准的。不过,他建议邓州市应该向平顶山市“学习”,找国家防总协调。

  河南省防办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说,南水北调中线还在充水试验,没有移交,运营管理权不明晰,多家在争。申请开闸抗旱,需要协调多个部门,包括南水北调中线局、国家南水北调办,长江委,“体制不太顺,比较麻烦”。

  据澎湃新闻调查,南阳引丹灌区遭遇抗旱困境,并非孤例。

  吴成会说,老渠首闸位于新渠首闸上游约70米处,2013年2月19日被爆破前,一直由该局管理。干旱时,只要丹江口水库水位允许,开闸放水即可。

  吴成会表示,2003年,南阳引丹灌区的长江委的取水许可,数量是3亿立方米。到2006年,年取水量增加到6亿立方米,灌溉很方便。

  转折发生在2009年12月——渠首枢纽工程正式开工,老渠首闸关闭。

  据《河南日报》2011年2月22日报道,在干旱将近4个月之后,引丹灌区132万亩麦田终于引来“救命水”。为此,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曾两次召开协调会。

  澎湃新闻获得一份2013年8月1日的南阳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文件《关于转发<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关于迅速协调引丹灌区供水浇灌的通知>的通知》。该文件要求各有关单位“充分认识供水灌溉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处理好供水灌溉和工程建设之间的关系……”。

  吴成会说,2013年9月确实引过一次水,“来回协调,引水时迟了1个多月”,几千万立方米的水量,解决了很大问题。

  “这件事也是南阳市防办协调,惊动国家南水北调办等部门。”吴成会回忆,当时老渠首闸已被炸掉,是通过开启新渠首闸进行引水,但闸的上游还在施工,下游也在施工,因此许多相关部门不同意放水。最终,工程确实遭受一定损失。

  吴成会希望,这次的公函能尽快获得批复。

  最焦急的当属旱区村民。

  张寨社区老人刘老三给澎湃新闻记者算了一笔帐,每亩地化肥130元,种子50元,耕地45元,农药10元,收割40元,合计成本275元左右。去年近6亩玉米投入近2000元钱,但收割的玉米卖了仅400元钱。

  军犬舆情锐评:南水北调重要,解除旱情更重要。

 


Copyright©2008-2015 中科点击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,军犬软件版权所有 京ICP备11012241-3号 军犬网络舆情监测系统专业提供:网络舆情监测 网络舆情监控 军犬舆情手机版